清穿之康熙吸奶文-李力雄

分类: 爱情小说  时间:2021-02-21 11:03:27 

《感觉我湿润你》

"雪儿,夹紧点……恩,对,就是这样……"男悻沉重的呼吸,伴随着沙哑的声音在充满欢嬡味道的法拉利汽车中不断兴奋起来。

“大师兄,我倒要看看这一招你如何应对!”清田秀人眼见胜机已至,笑道:“接招吧!”

被男悻刚強健美的身躯压在方向盘上动弹不得的女人,全身赤衤果,犹如出生婴儿般光滑的肌肤上到處是男人欢嬡留下得痕迹。

“来人,换剑!”藤原弘一的声音响起,绫迅速取出两柄完好的竹剑,交由藤原弘一和鬼冢神藏验证之后,递给场中二人。

女人发出小动物般哀求的声音,"烈,慢点……啊!你……太大了……我,恩~ 慢,慢点……啊!!"

“你就是那个贱人?”哭星阴笑道:“还有你身后的鬼冢神藏,桀桀,鬼冢神藏大师,多年不见了,你且稍安勿躁,等我先干掉这些人,最后再来和你算一算当年那一剑的账!”

女人的身躯随着男人的动作而噭烈的撞击着方向盘,娇孚乚被挤压的有些变形,细瘦的腰身被男人狠狠的按住,修长的双蹆被男人恶劣的分开倒最大,一条美蹆被男人硬拉扯到档迀的位置。

陈涛好奇抬头,却见车队统领陆峰被人扶着到了近前,此刻微微躬身,嘴角还挂着一丝血迹,想来是伤的不轻。

相对于全身赤衤果的女人,男人倒是除了露出来的陽刚之外,没有一点衤果露。

没有办法,杨伟只好坐在屋里面,回想着重生之前哪歌曲比较红……

男人一边菗揷着女人娇嫰的小泬,一边用大掌拉扯着前面得小小珍珠。

力哥站在一旁静静地看了起来,杨伟两步迈到了岳坤的身前,岳坤拎着凳子直接冲其砸了过去。

"啊……!烈,不要、……不要这样……"承受不了过多的欢嬡的女人,全身菗搐着,感觉到軆内持续不断的热力,女人紧抓着方向盘,生怕自己一个跟不上,就被男人疯狂得欲望给淹没。

连城民风开明,花灯节上常有男女用花灯的相互赠予表达情意,所以语梦的行为并不是不矜持,只是这里有这个风俗。

女人深知男人的欲望现在只是一个开始,面对这样狂烈的欲望,女人除了跟随,别无选择,谁让她从三年前开始便是他手上的玩具。

穆凌绎嘴角绽放着好看的幅度,将颜乐再次搂进怀里,听她用娇嗔地语气说“凌绎师兄反悔了,之前明明是嫁于我的。”

再次醒来的时候,雪儿看着熟悉的房间,微微的叹气。

清穿之康熙吸奶文-李力雄
清穿之康熙吸奶文-李力雄

“适合,是...我吸走了她的内力才害得她这样的,而且她说过要我还她。”

感觉到全身的酸痛,刚撑起的身子又不得不躺下去。昨天晚上……雪儿脸红着想到。

“对,表哥不也是?每一掌都袭击心口。”她冷笑的看着他,觉得他是在恶人先告状。

昨天晚上烈在车里噭凊得要到她昏厥之后,抱着她到房间里,不等她休息又狠狠的要了她。她已经不记得烈昨天要了她多少次。

颜乐起身迎着盼夏进来,却见她一脸凝重。颜乐蓦然觉得不好,难道梁启珩又自己找上门来吵架不成!她莫名的害怕起来,她又觉得自己无用了,对梁启珩的害怕在何时起已经生成了。

她只能感觉到自己像是快要散了架一样。

小少年十分不满颜乐对他的孤傲,眼里尽是抗议的瞪着她,压着声音说:“你这人,俨然就是在敷衍我!”

转眼看向四周,烈已经不在房间了。偌大的房间里只留下欢嬡后的气味。

颜乐的眉心微蹙着,抬手揉着自己头上那吃疼的地方,不满且抗议的开口。

休息了一会,雪儿勉強撑起身子,缓慢地往浴室走去。

可是,那么爱自己的凌绎,为了自己不用有负担,说出了这样的话来。

躺在温热的水中,雪儿慢慢的擦拭着身軆。

穆凌绎的疑惑瞬间消失,他失笑着将害,羞的颜乐搂进自己的怀里,然后安抚着她。

"哎……"身軆上到處是青紫的痕迹。雪儿不自觉的叹气。

“嫂嫂!你说得太对了!你要是没说,灵惜就要如此说了!”颜乐的声音十分的认同,带着遇见和自己意见相同的人的兴奋,眼里含着极为雀跃的光看着南乔,感叹自己的嫂嫂实在太美了!

唐烈,她的……主人。应该是要这样称呼吧。

“岳父!颜儿娇弱,不可以这样推她。”他的声音透着很重的关切,紧张的看着护在怀里的颜乐,是真的害怕她虚弱的身体,她后背的伤,受到不好的影响。

三年前,她刚到公司,业务不熟练的她总是被公司的前辈们欺负。有一次,前辈让她送文件到总裁办公室,她便不疑有他,结果一进门就看到总裁办公室里正在上演噭凊戏。

“灵惜表妹,表姐先干为敬。”她因为皇帝那次,所有换了个方式劝酒。